来自伊洛瓦底

望你珍重,吻你万千

平庸的思想与无趣的灵魂

这里是姬越,很高兴与您认识

我所向往与期待——

是一段惊心动魄冒险;是一个跌宕起伏的传奇;是一个美到极致的悲剧;是一段波澜壮阔的时代史诗。

但就算是名留青史,到头来成了一个供后人瞻仰的姓名,一生坎坷悲欢不过归于寥寥数笔。

欣赏着这些的我们,是注定淹没于尘埃的蝼蚁众生之一。
就像一颗被掷入水面的石子,在水面激起几圈波纹之后,悄无声息地沉入湖底,顷刻间无影无踪。

于是我开始期待一个平凡人的故事


仇恨是支撑人活下去的动力,但是更多的时候只是受害者宣泄悲痛,寻求心理平衡的工具。

无论是怨恨,还是报复,都不可能改变以出现的事实。已死之人不可能重活于世,那些被破坏的美好也不可能恢复如初。

一个人哪怕怀着强烈的怨恨,也可能因为各种原因放弃其报复。

是心下释然自愿为之,也是现实所逼被迫放弃。

放弃报复只是不再追究,绝不代表原谅和放弃怨恨。

前者尚且情有可原,后者却是对已死之人的背叛和遗忘。

旁观的人又知道什么呢?

人们相信的往往是他们的肉眼所见,绝非前因后果。若是连亲身经历此事的自己都选择放弃,已死之人便真的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若我欲杀你泄愤却因此丧命,自是是我技不如人。
如果取你性命最终为人所杀,那也是罪有应得天经地义。

我绝不因此怨天尤人,可你不能连恨的资格都给剥夺。

若是如此,哪怕是将灵魂出卖给魔鬼,我也要不惜一切代价拖你和我一起下地狱。


在这场反抗由受害者所变成了加害者的屠杀里,人们愤怒的打倒了仇恨的恶魔,却成为了新的怪物。

最终又为后来者所杀,借其身体中获得新生。

恶魔的肉体被高举的火把焚毁,恶魔的灵魂却寄居于人们心中。
犹如无形之种,只待遗忘洗去昔日的痛苦,便生根发芽破茧而出。

恶意、欺凌和暴虐如同无形的病菌,人与人之间传染与扩散。

无人幸免,无人生还。

最好的结局是没有结局和戛然而止,因为所有美好的结局都害怕后来,也都经不起考验

“无条件的爱是无规则的爱,无规则即毁灭”

可我所害怕的,是看似感人置身浪漫无比,将人生一切希望,与存活于世之意义系于一人之身。

可正如繁-华的背后是苍凉,  幸福之下是悲哀,快乐尽头是痛苦——

所有伟大而高尚的爱与名义,本质上都是沉重的绑架,和不容拒绝的强迫。

所谓的不切实际的幻想,和毫不真实的存在,是为了满足真实的需求而存在。

都是为了弥补现实的空虚和平乏,让人忘记现实残酷和暂时逃避的乌托邦。

在麻痹和满足幻想的同时, 让现实与沉迷于此之人,显得更加残酷,愚蠢且可笑。

我突然发觉,你我之间已经无话可说。

过往你于你只是难堪,所以你选择一味逃避。既然如此,我又何苦穷追不舍,让自己显得可笑至极?

那么——我祝你的爱情地久天长,祝你以后随心所欲。

我愿你长命百岁,我愿你生不如死。

我爱他,喜欢他的一切,与他相关的所有都令你着迷。

他潇洒他豁达他勇敢他正直他善良 ——他拥有你所向往却没有的一切

所向披靡无所畏惧一往情深

你是那么的爱他,虔诚而又疯狂。

可是站在短暂的狂热迷恋过后,你终于开始清醒,发现一切并非你所想——

他所谓的潇洒,不过是承受不了选择的逃避,自顾自的一刀两段,将前程过往一切痛苦留给他人;

他所谓的豁达,只是自我催眠自我感动之后的故做姿态自欺欺人;

他所谓的勇敢,不过是不计后果的年少轻狂,未经风浪的冲动狂妄,只因所有带来的伤害都由他人承受,便不计后果的一意孤行;

当真正的灾难和打击来临时,所有这些顷刻间化为粉碎。
他所有的勇敢和无所畏惧,不过是假象;
于是他变得懦弱,拼了命的想抓住那极为重要的救命稻草,甚至不惜不择手段;

将自我伤痛无数倍的放大,以此作为理由为自己开脱,对他人痛苦视而不见;

他的正直就更不用说了,是出于他理所当然认同的道义,更是为了自我陶醉的满足自尊;

至于他的善良,说到底他永远只维护自己所认同的东西,对其余的无比残忍;

他的深情更是可笑,那被别人当了真的诺言,只是她从未细想的随口一说;
所谓感天动地的爱情,终归是寻求一根救命稻草各取所需。

你终于发现,他也不过如此——

自私虚伪懦弱,残忍至此凉薄如斯。

其实他从来都没有变过,一切都只是你的一厢情愿,从来都是你的自以为是。

这样的自己是多么的可笑啊——

所以你想——离开吧,该走了,但是终归舍不得。

你何尝不是没有看透,甚至于你早已将他看清。

只是你选择无比清醒的沉沦其中,固执的做着一场不愿意醒来的梦

芬必得の言论

我们所怀念的那些的,其本身是否如我们以为的那样美好,其实并不重要。

我们所怀念的,不过是那逝去而不可追的时光,和那个时候懵懂,幼稚而无畏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