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越

平庸的思想与无趣的灵魂

这里是姬越

来自伊洛瓦底,很高兴与您认识

观中国相亲市场有感

若是想研究女性自我物化,与被迫物化之现象。中国相亲市场实是个极好的选择。

在我们这个国度里,到了某一年龄仍然孑然一身,着实是一种天大的罪孽。

于女性而言,婚姻更是唯一且不可或缺的归宿。

他们最大的困难,是如何在优秀于低劣中,保持一个恰好的平衡,以便更多的人选择。

条件太差则为人不屑,比肩更远胜男性必定令人避如蛇蝎。

生育子女更是重中之重的。

至于养不养得起,教不教得好,这便不是那些热心人士所在意的了。

到底人的悲喜并不相通,人的困苦更不相扰。

于某人聊天有感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所有能成为深交之人,都能在相视一笑中发现彼此灵魂之下那份相同的龌龊同高尚,卑鄙和炽热,与恶毒。

在我所阅读过的或精彩或平淡的故事中,我实在难以清晰分辨气中的情节和表述的一些东西,是出自作者还是人物与故事本身?

聪明的作者懂得故事与人物的相辅相成。

可扪心自问,谁又能确保——

人物的言行与思想都是出自己本身意愿而非作者所想

人物的选择于命运自己铸就而非作者强加?

你不能扼住他的咽喉,蒙蔽他的双眼,剥夺他的思想。
用一套蹩脚的逻辑和强加的情节,美其名曰性格所致实属必然。

我因你的话伤心不已,你却说我真玩不起。

当隐忍退让成为习惯,强颜欢笑变的无比自然。你仿佛发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惊喜地叫嚷道:

“啊呀,你终于懂事了咦”

都说话不要说的太早,只是为了让到时候,脸别被打得那么响。

答题No.2

纳兰妙殊:


今天………就都公开答了吧。同类问题不再答了。#答题日#




1. 如何当上职业作家的?


我上学时在网上写影评书评随笔,写多了,关注的人多了,引来了杂志和出版社编辑约稿。约稿越来越多,有了稳定的收货方,有了稳定稿费收入,不需要别的职业养着它了,遂以之为全职。




2. 对文字的美不敏感,如何提升审美?


You are what you eat. 你的面貌是由吃进去的饮食构造而成,你的文字审美是由读进去的书构造而成。


提升审美唯一途径:提高摄入物的质量。


也就是,读好书。


少读公号文。少读种马文、生子文、强攻弱受文……


读好书确实很吃力。啃一章《战争与和平》肯定比看一篇爽文累多了。


然而,一个东西毫无难度,肯定也毫无益处。巧言令色鲜矣仁。


审美的肌肉,需要用有硬度有重量的东西来锻炼。练拳击不能打棉花。“出力涨力”,信之可也。




更细致的训练如:认真地读一本书,把你认为美的、描述特别准确的段落标记下来。如果觉得人物的某些对话和举动很精彩,也标记,想想为什么觉得它精彩。再从这些里面,提炼、摸索一些规则。




当然,也不是一点“爽”的都不能看,又不是禁欲。人家健身还每周都能放开吃一天呢。一切都是“剂量”问题。




有个很让人绝望的理论,说审美这东西,是在14-17岁时形成的,那段年纪接触到的文字音乐图画,构造了人一生的美学格局。我只能部分认同这个看法,早期摄入会有一定影响,但自我提升肯定是一辈子的事情啊。




之前我太强调“美”这东西了,这是我自己的局限,抱歉。有些作家的文字审美真的很糟糕,但他们仍允称伟大。令他们伟大的是学识、眼界、阅历、想象力、关怀和思想深度。所以提高文字审美只是一方面,见解和理论上的功夫更要修,不可偏废。






3. 以什么样的眼光正确审视自己的文章?


是个好问题。


即使是职业作家,也不是人人都能正确清楚地认识到自己这一本写得好不好,有多好,有多糟。有时即使认识到了,囿于能力,也无力回天。


比如余华怎么会拿出《第七天》这样的小说,迷思。




在比较初级的阶段,那种“审视”,那倒不难。喜欢《老友记》《我如何遇见你们妈妈》的人,肯定不会说出“我觉得《爱情公寓》就超好看”这种话。读过《地海传奇》《魔戒》的人也不会认为“《爵迹》的设定好宏大故事好酷”。


还是那句话:读好书。知道了什么是好的,就知道自己哪里不好,哪里需要进步。


认知自己的能力,是和鉴赏别人的能力一起进步的。




如果觉得看自己的文章做不到客观,可以暂时搁下一段时间再拿出来,忘掉老母亲看儿子那种沾沾自喜,尽量以局外人的目光去读。想象自己跟作者根本不认识,这就是偶尔在网上看到的一篇博客文,我会被感动吗?会觉得人物鲜活如在目前吗?……




  @白墨徊  期望能帮到你,祝读写愉悦~

果然能提名诺奖的作家,其作品总有某种共同之处——

深奥深度深刻,黑暗压抑……还有不可避免的——

有时你会忽然发现,即便是相识已久之人,也会在某一瞬间如此陌生。

人在涉及自身利益的时候,总会露出一副令人意想不到的丑恶嘴脸。

于是你就会惊讶,人的心竟也能歹毒自私至此。

一个十分忠诚的警告

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实力千万不要心血来潮,未某对西皮写同人。

因为你会惊奇的发现,你脑子里的各种梗和脑洞就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怎么收都收不住。

但是你不会写。

也没有人会看上,把它抱走。

纯真年代

#长光爱情故事#

回忆起昨天晚上与墨女士的相遇,实在纯属偶然。

仔细思索,那天晚上与平常并无不同,w小姐提前打电话给我,让我在酒吧等候。

我独自坐在吧台前,察觉有人靠近,一回头却发现是一张熟悉的脸。

说实在的,我与墨女士有过数面之缘。算不上多么相熟,也说过几句话。

她今日的心情似乎很不好,这张平素里看似人畜无害的脸上,怨恨加杂着愤怒连同这诡异的悲戚交织其上。

我想,大约是长阳分手的事。

又是不明所以的人见到此情此景,或许会同情这位受了情伤的失意女子。而我却觉讶然——

终归她没有我想象中那般的凉薄,也未到一滴眼泪也不肯为人掉的地步。

虽她喜怒无常,这短暂的痛苦很快将被她抛之脑后。

墨香按惯例点了一杯长岛冰茶,我想他心中大概是十分不解与悲痛的。

这好好的两个人,怎么就散了呢?

是呵,长阳是那么爱她。

鞍前马后,赴汤蹈火自不必说。退了画社的商稿,自毁前程和信誉,只为博美人一笑。

她们在无数的夜晚里纠缠,在相视一笑中,因皮囊之下,灵魂中那份相同的恶毒而兴奋不已。
即便东窗事发,她为了明哲保身撇清干系,未曾有丝毫怨言。

为了她,长阳愿与世界为敌。可就是如此真挚一份爱情,到头来却还是被世俗的观念所拆散。

墨香有些粗鲁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用手捂住脸,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

“我的心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我的心好痛我好心好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喝酒的其他客人都吓了一跳,纷纷转过头来看他。

可墨香全不在意,他的心中满是失去爱人的痛苦,紧接着又爆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咒骂来。

咒骂长阳的母亲,她用最粗俗和下流的言语诅咒这位拆散了她的爱情,素未谋面的女人——

“贱人去死贱人吧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吧!!贱人贱人贱人贱人贱人!贱人!贱人!!贱人贱人!!!”

最后她又开始咒骂国家这个民族这个政(防和谐)府,这容不下两个女人相爱的万恶的世道。

她的情绪俨然失控,这令我大为惊奇。在一张美丽的面孔之下,竟是如此的恶毒与粗鄙。

关于墨香的不少事,我从朋友口中有所耳闻。故而见她这般作态,我也只觉得好笑。

他不知骂的有多久,大概是五分钟——也可能是一个世纪。
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很。大约w小姐是不会来了——

我又被人放了鸽子。

结完账,我转身走出酒吧,身后隐约传来墨香的咒骂。

我想,她们的爱情最终还是因社会道德所不容与世俗的偏见①而流于幻灭。

可惜这并不能让我感同身受,我只觉聒噪。

……………………
①出自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纯真年代》译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