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越

平庸的思想与无趣的灵魂

这里是姬越

来自伊洛瓦底,很高兴与您认识

纯真年代

#长光爱情故事#

回忆起昨天晚上与墨女士的相遇,实在纯属偶然。

仔细思索,那天晚上与平常并无不同,w小姐提前打电话给我,让我在酒吧等候。

我独自坐在吧台前,察觉有人靠近,一回头却发现是一张熟悉的脸。

说实在的,我与墨女士有过数面之缘。算不上多么相熟,也说过几句话。

她今日的心情似乎很不好,这张平素里看似人畜无害的脸上,怨恨加杂着愤怒连同这诡异的悲戚交织其上。

我想,大约是长阳分手的事。

又是不明所以的人见到此情此景,或许会同情这位受了情伤的失意女子。而我却觉讶然——

终归她没有我想象中那般的凉薄,也未到一滴眼泪也不肯为人掉的地步。

虽她喜怒无常,这短暂的痛苦很快将被她抛之脑后。

墨香按惯例点了一杯长岛冰茶,我想他心中大概是十分不解与悲痛的。

这好好的两个人,怎么就散了呢?

是呵,长阳是那么爱她。

鞍前马后,赴汤蹈火自不必说。退了画社的商稿,自毁前程和信誉,只为博美人一笑。

她们在无数的夜晚里纠缠,在相视一笑中,因皮囊之下,灵魂中那份相同的恶毒而兴奋不已。
即便东窗事发,她为了明哲保身撇清干系,未曾有丝毫怨言。

为了她,长阳愿与世界为敌。可就是如此真挚一份爱情,到头来却还是被世俗的观念所拆散。

墨香有些粗鲁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用手捂住脸,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

“我的心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我的心好痛我好心好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喝酒的其他客人都吓了一跳,纷纷转过头来看他。

可墨香全不在意,他的心中满是失去爱人的痛苦,紧接着又爆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咒骂来。

咒骂长阳的母亲,她用最粗俗和下流的言语诅咒这位拆散了她的爱情,素未谋面的女人——

“贱人去死贱人吧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吧!!贱人贱人贱人贱人贱人!贱人!贱人!!贱人贱人!!!”

最后她又开始咒骂国家这个民族这个政(防和谐)府,这容不下两个女人相爱的万恶的世道。

她的情绪俨然失控,这令我大为惊奇。在一张美丽的面孔之下,竟是如此的恶毒与粗鄙。

关于墨香的不少事,我从朋友口中有所耳闻。故而见她这般作态,我也只觉得好笑。

他不知骂的有多久,大概是五分钟——也可能是一个世纪。
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很。大约w小姐是不会来了——

我又被人放了鸽子。

结完账,我转身走出酒吧,身后隐约传来墨香的咒骂。

我想,她们的爱情最终还是因社会道德所不容与世俗的偏见①而流于幻灭。

可惜这并不能让我感同身受,我只觉聒噪。

……………………
①出自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纯真年代》译序